当前位置:详细信息
  • 详细信息

铁路情

时间:2015年11月25日    作者:哈牡客专项目 宋红英  点击量:      【 】  

  其实我早就想写一篇关于铁路建设工作的文章,25年有余的工作生涯,心底有许多说的话。

就从我说起,我的父亲就是一个铁路工人,他们是中铁一局第一批员工,也是为中国铁路建设呕心沥血的一辈。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家里的成员有母亲,弟弟和我父亲的印象很模糊,那会儿铁路工人虽说一年一次亲假但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老工人一两年才回一次家某一天,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男人,母亲告诉我们那是我们的父亲,我和弟弟呆呆的站在父亲面前,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怯怯的眼神里,我看到了父亲有点泛红的眼眶。父亲尽量温和慈祥的微笑过来看看爸爸给你们带的衣裳好不好看,还有你们爱吃的糖那时的我还很小,也是我脑海中第一次对父亲、对铁路人有了印象。

祸从天降,在一次工地搬迁撤离,父亲在搬运物资时不幸从活动房摔下来,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那时他才三十来岁。

年代铁路工人没有什么先进的工具,全靠工人的智慧和一双手,凭借着简易的工具、小型的搅拌滚筒铁锹、洋镐,拉通了祖国大江南北的大动脉。那时候工人手上的血泡和老茧,就是他们留下的最深的铁路印证,也是他们,用双手和肩膀扛起了国家的铁路建设,为每个想回家过年的游子建起了回家的坦途

 第一代老一辈退了休,第二代继续中铁一局,而我,也是这一批进入一局的。初来的时候,我迷茫过,也想过辞职,对于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孩子来讲,铁路建设工作是个梦魇,工作的性质好多人都不太了解,是什么地方偏僻,什么地方穷,什么地方恶劣,什么地方艰苦,什么地方需要,什么地方就有铁路建设者,无论是东北零下35度的凛冽北风、还是南方近40度的艳阳高照,亦或是青藏高原上稀薄的空气和强烈的紫外线,我都亲身体会过,凭借着父亲留给我为数不多的印象,我坚持了下来,细细数来,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一行干了25年有余了,也算是一局的老员工了,但是,突然间却想起了曾经的复一日,一年复一年,想起了那曾经奋战过的驻地和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词:高速公路、轻轨、隧道、地铁、桥梁。

 对我最记忆犹新的就是在甘青铁路项目的那段日子,甘青项目位于青藏高原上,那里的海拔高,气候稀薄,缺氧,土族文化落后,地势位置也不好干,饭菜难煮熟。进隧道深处都戴氧气罩才行,经常会见到身体不好的和不适应环境的工人晕倒在里面被抢救的场景那时我在想,是什么支持他们这样坚持,我想,不光是养家糊口吧,也许更是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对铁路建设的感情吧。 

如今,我也是有家室的人了,爱人也是铁路建设的一员,也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常年在外的日子,看着家里的老妈斑白的双鬓,自己却没时间去尽孝,儿女也给不了爱和关心远离他乡的我,只有愧,也深深体会到了父亲微红的眼眶中埋藏的深深的歉疚和不愿放弃的坚持

对铁路建设,我心中是一种充满着无奈的幸福感,因为我已经适应了它,已经习惯了这种忙乱却也充满意义的日子,对它,我充满着深深的感情,有爱、有怨,对我,它已经不再是一种生计,而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一部分,尽管我也会抱怨它,但是那其中,也是充满着对它的深到骨子里的眷恋

突然间想起了一句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铁路建设者们却连营盘都没有留下来。也许,看着那一张张家庭团聚后的笑脸,如同自己与家人团聚时的幸福一样,就是默默无闻的铁路建设人前仆后继、奋战在祖国铁路建设一线的真正原因吧!

末了,我衷心祝愿所有铁路建设者他们的家人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开心幸福。(宋红英)

打印】   【 关闭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